听书 - 老婆失踪五年后,薄情总裁他疯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9 +
自动播放×

成熟大叔

温柔淑女

甜美少女

清亮青叔

呆萌萝莉

靓丽御姐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沈漾心里五味陈杂。

听到吉莉娅的声音她就会想起那些照片,实在没办法继续留在这儿,搁下饭菜就走了。

外面的动静惊动了里面的人,周列没心思应付吉莉娅,打开门看到地上的饭菜,脸色不由一暗。

自然吉莉娅也看到了。

“沈妹妹来过了?”她明知故问。

“阿列,那我先走了。”

周列也懒得说客套话!

吉莉娅深知,周列已经对她不耐烦。

这种不耐烦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她仔细的回忆了一番,是从上次两人彻夜宿醉以后开始的。

难道那晚她做的事,周列知道了?

虽然最后她没成,但是她拍了照片,故意找人发给了沈漾。

吉莉娅很怕,事情会曝光。

她一出婚礼现场就给那人打电话。

“你确定做得很隐蔽?”

“放心吧,绝对查不到。”

“那就好。”

挂了电话,吉莉娅心情好了些。

以沈漾的性子,收到那些照片应该不会和周列再来往啊。

她过于心高气傲,是绝对不会容忍这件事的,吉莉娅也是抓住了沈漾的性格特点。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如今她已经让周列不耐烦,近期吉莉娅要出现在周列面前,免得引火烧身。

白七七见沈漾这么快回来就知道有猫腻,“怎么了?”

“吉莉娅在他房间。”

“这个黑人。”白七七也挺恼吉莉娅的。

她一开始就不喜欢那个女人。

“她到底是阿列的救命恩人,和我们的立场不同。”

“救命恩人的报答方式有很多种,就怕这种把感情混为一谈的。”

“他们男人的思维和我们不一样。”

“男人都喜欢绿茶。”

“他们不是眼瞎,是享受绿茶带给他们的情绪价值。”

白七七的酒杯和她碰了下,“正解。”

绿茶说话好听,男人都喜欢听好听的。

但是好听的话容易腻味,男人最终还是喜欢有个性的女子,绿茶只是他们的消遣之物。

酒席结束,周列下来了。

他找到沈漾。

“怎么放下东西就走了?”

“我是担心你饿了。”沈漾是这么解释的,“就先给你送点过去。”

“陪我出去走走吧。”

“我和七七他们约好了,去顶楼去喝下午茶。”

周列拽过她的手,“急什么,还早,让他们先喝。”

沈漾被他带到酒店后院,这里地处空旷,冬天草坪依然充斥着生机。

“你是不是误会了?”周列突然问。

“什么?”

“我和吉莉娅。”

“没有。”

是误会吗,那些照片可不是假的。

“没有你跑什么?”

“出于礼貌,我只是不想打扰。”

周列不满意她的态度。

什么不想打扰,分明就是不在意。

周列的手掌按着她的肩,“沈漾,我们今天能把心里话说出来吗?”

沈漾看着他,这一刻她心里是有动容的。

只是这样的事已经经历过一次,她便不抱希望了。

她要婚姻,要安定,要一个完整的家,周列给不了。

“你想听什么?”

“沈漾!”

“周列,你和我说分手其实想逼我对吗?”

“不是。”

当时他在气头上,是真的动了这个念头,他甚至想到了所有,包括沁沁的以后,唯独没料到自己这么快就打脸了。

他不想分手。

“无论是不是都没关系,你跟我说的,我们都是成年人,任何事情在做决定都不该只想着自己。”

“周列,之前我确实有错,错在太心急找工作,可能是我太焦虑了。”

她主动示好,主动认错当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他抱住她,“也是我不好,不该跟你发脾气,我们都不要再为难对方了好不好。”

“这些天沁沁没见我是不是习惯了?”

“怎么可能习惯!那是被迫乖巧。”

沈漾听得心疼,被迫乖巧。

这世上的事有多少是被迫的呢,大多是身不由己吧。

“你愿意的话,晚上就跟我一起回去看沁沁吧。”

提到女儿,沈漾的心如同被刀剜了一块。

她多想回去抱抱女儿,亲亲她的小脸,陪着她,哄着她,宠着她,想把所有的爱都给她。

可沈漾知道,一旦跟周列回去她就再也下不定决心了。

不如就这样找个机会离开!

别怪她心狠,是她无路可退了。

“我身体还没好,咳嗽最能传染人,我想见女儿。”沈漾眼眶泛红,那种思念如同潮水般袭来,她身体都在发抖,“周列,可是我不能害了她,她的身体弱,我怕……”

周列瞧着也疼惜不已,更是没有丝毫怀疑。

他抱着她,“好,等你好全了就回去看沁沁,她这两天想你想的紧。”

小姑娘很有灵性,又聪明,仿佛是知道爸爸妈妈吵架了一样,每次周列去抱她,她还要闹情绪,仿佛在怪周列赶走了妈妈。

“我也会好好吃药,加紧康复的。”

“嗯。”

两人在后院里说了好一会儿话,仿佛打开了心扉,各自诉说衷肠。

后来周列被人叫去打牌,沈漾也被叫去喝下午茶,晚上又留下来吃婚宴,闹到很晚才散。

周列把沈漾送到楼下,他晚上没喝酒,就想着送沈漾回来。

“回去好好休息,过几天我来接你。”

“嗯。”

周列亲吻她的脸,“我看着你上楼。”

再不舍也得跨出这一步,她的身体确实很弱,咳得虽然不严重,到底有病毒。

沁沁的身体太容易感染了,周列也不敢冒险。

他们为人父母,就该对孩子负责,不能为了自己的私欲让孩子承担一切后果。

沈漾的房间亮了灯周列才离开,一天没看到沁沁,他也想。

本来吃饭是想带着沁沁来的,又怕人太多各种感染最终放弃。

沈漾看到周列的车离开才彻底松口气,她泪流满面,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干。

这一天太累了。

周列,再见了。

沁沁,妈妈很快就会回来的。

她没有别的路,必须出去闯一闯。

二十年的寒窗苦读,不是为了让她把才华耗费在家庭上。

走之前,沈漾去墓地看了弟弟弟媳和妈妈爸爸。

一家四口全脏在这儿,多么痛心啊。

早晨的墓地阴冷潮湿,一层寒霜覆盖,冷人心田。

沈漾分别在墓碑前放下花。

“爸妈,我要走了,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看你们了,放心吧,我会很好的,也会勇往直前。”

“弟弟弟媳,我会好好抚养晓君长大,你们安息吧。”

多余的话她不知道该说什么,看到这四个墓碑她心如刀割。

没有比她更惨的了吧。

离开墓地,沈漾订了后天去B国的机票,那边她之前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过去直接上岗,公司里缺的就是她这样的人才,只是B国条件比较艰苦,常年严寒,出行十分不便。

一般人出国深造都不会选择B国,所以沈漾才会这么容易找到,对方给出的薪资很高,月入二十万!

这还是刚入职的工资,如果做得好,年底工资翻倍。

京城很快就步入新年了,希望明年的这个时候她可以回来看女儿。

沈漾,你可以的!

回京城的路上,周列打来电话。

沈漾调整好情绪接听,“你去哪儿了?”

“你到我家?”

“嗯,给你送早餐。”周列语气挺急的。

“我出来找工作啊。”

“你呀,生着病呢还乱跑。”

“我只有几声咳嗽了。”

“别找了,我给你一些建议,比你乱跑的有用。”

沈漾哽咽的吐出一个字,“好。”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next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