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老婆失踪五年后,薄情总裁他疯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9 +
自动播放×

成熟大叔

温柔淑女

甜美少女

清亮青叔

呆萌萝莉

靓丽御姐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沈漾没想到,再回来会和周列这么好的相处。

她想了很多种可能,就是没想到周列能这么好说话,让她见孩子,让她和孩子相处。

她以为,要费好大的功夫才能见到女儿。

甚至打官司的事都想好了。

周列带她去了一家餐厅。

他体贴入微,如同两年前那样。

“工作再忙也要注意身体,女儿需要你,她不是单亲家庭的孩子,有爸爸爱,有妈妈疼,对吗?”

沈漾重重点头,“周列,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周列要了一瓶酒,给自己和沈漾分别倒了一杯。

沈漾不胜酒力,她明天有很重要的事情做,斟酌着喝。

周列懂她的顾虑,也不勉强。

“女人少喝点酒好。”

“你怎么知道我在哪儿上班?”

“想调查一个人,对我来说不是难事。”

沈漾笑笑,认同。

她跟周列就像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彼此有说不完的话。

这两年,他们都很苦。

“刚去B国的那会,很难,我生了一场大病,好了反复,一直持续了半年,那会都差点放弃了。”

“那边太冷了,我身体太虚弱,熬不住。”

喝了点酒,沈漾也变得健谈起来。

她和周列在一起的时候都没说这么多话,这会舍得透露心声了。

周列是个很好的倾听者,默默的看着她,静静的听着。

他向来不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也不愿意倾听别人的酸甜苦辣,但是沈漾说的,他似乎能感同身受。

因为这两年苦的不是她。

他也很苦。

相思之苦。

周列给她碗里夹菜。

沈漾大概是饿了,他夹什么,她就吃,很乖。

偶尔她会舔一口酒,又继续诉说这两年的经历。

“刚到B国的那会,我真的觉得自己是个废物,什么事都做不好,甚至连天气都熬不过去!”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自暴自弃了几天!”

“我到租房里,一个星期后没了吃食,就连一包方便面都买不起!我知道,如果再不站起来就会饿死在这儿!”

“所以,我逼着自己往前走!”

“必须往前,没有退路。”

周列想过她一个人出门有多难,她什么都没带走,跟着他的一年多,他没有给她多少私房钱。

她走,只能靠自己。

面临饿死,着实是周列没想到的。

他眼底染了疼惜,“过去的都过去了。”

周列朝她举杯,眼里都是赞赏,“沈漾,你是个能力很强的女人。”

“谢谢你看得起我。”

“当初也是我的错,如果我不逼你,或许你就不会受这样的苦。”

“我不觉得这是苦,周列,这是一种经历!”

周列又给她倒了一杯,沈漾今晚兴致极好,他倒,她就喝。

周列亦是。

他身体和灵魂都空虚了太久,仿佛只要两个人这么看着彼此,聊着天也是很好的。

他们的感情升华到,已经不在乎爱不爱,只要有共同的目标就好。

“周列,我还得谢谢你,给了我这个机会,否则我还不知道自己有这能耐,绝处逢生。”

“你这是在讽刺我。”

“没有没有,我说的是真的,我不曾很过你,只是我们的思想不一样,追求不一样,喜欢的人和事也不同,其实你是个很好的人。”

这是沈漾的真心话。

周列耸耸肩,“给我发好人卡?”

沈漾:……

她真没有那个意思。

“行了,我送你回去。”

“啊?”

沈漾还没尽兴,难得有一个机会她说出心里话。

周列打趣,“难不成你还想跟我去开房?”

沈漾俏脸一红,“咳,走吧,时间也不早了。”

周列把她送回了酒店。

“没找到房子?”

“回来得匆忙,公司任命也很意外。”

“如果不是公司任命,你是不是也会离开?”

沈漾没有立即回答。

这个问题说实在的,她没有认真考虑过。

至少她是要回去B国总公司的,至于以后怎么办得另说。

“沈漾啊,女儿在你心里也不过如此。”

“前程很重要,对吧。”

沈漾不觉得自己有错,“如果我是个家庭主妇,什么都不会的女人,周列,说不定我早就被你抛弃了。”

现实就是这么残忍。

她把这种不堪说了出来。

周列听了这番话挺生气的。

原来,她就是这么想他的。

或许吧,他以前也确实很渣,不会动情,用钱来解决风流债。

但是对沈漾,他是花了心思的,也没想过要抛弃她。

“上去吧。”周列摸出一根烟,也不想解释。

过去的事,解释做什么。

沈漾推开车门下去,和他挥手再见。

这酒的后劲很大,沈漾到电梯里就开始摇头晃脑,这一觉睡得迷迷糊糊。

到了第二天,是被电话吵醒的。

而此时已经上午十点,早错过了竞标会的结果公布。

萍萍昨晚也去嗨了,还是沈漾把她叫醒的。

两人匆匆忙忙往竞标会赶,其他公司的代表已经从里面出来,得标者是一个黑人。

吉莉娅。

沈漾浑浑噩噩的站在打听,听到周边的人都在议论竞标结果,还有各家公司的竞标内容和设计。

其实他们最看好的是沈漾的公司。

可她迟到了!

吉莉娅,酒,周列。

沈漾突然就懂了。

萍萍懊悔的想去撞墙!

沈漾一路奔向周列的公司,前台都拦不住她,杀气腾腾。

周列在季度总结会议,季远深也在。

这场会议到的人很齐,足足开了四个小时。

等到结束,大家起身离开。

沈漾完全不顾场合,冲进去甩了周列一个耳光。

啪。

这一个耳光过于响亮,看到的人都惊呆了。

时间仿佛静止在了这一刻,所有人都以为做梦了。

只有季远深是清醒的。

“沈漾!”

季远深拉住她,怕她疯闹。

这女人一看就是受了刺激。

他吩咐助理,把人散开!

公司里的人都散了,但是流言满天飞。

不可一世的周总被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打了。

那女人好飒啊。

沈漾早已失去了理智,怒骂,“周列,你这个伪君子,你故意算计我!”

“为了一个黑人,你做这种下三滥的事,我瞧不起你。”

“女儿跟着你,只会学坏。”

“我会找律师要回女儿的抚养权,周列,你等着!”

然后,在季远深惊愕的眼神中,又一阵风的走了。

来去匆匆。

周列的脸是麻的,很快肿了起来。

这女人下手真狠!

他知道是怎么回事,自己技不如人,做事不严谨竟然怪到了他头上。

沈漾,你这个大区经理故意有人放水啊。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next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