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 - 老婆失踪五年后,薄情总裁他疯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9 +
自动播放×

成熟大叔

温柔淑女

甜美少女

清亮青叔

呆萌萝莉

靓丽御姐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周列接到沈漾的时候,陆绍珩也到了。

他这才明白,沈漾是和白七七喝成这样的。

两个男人:……

“你能不能管管自己的女人,大半夜的把我老婆约出来喝酒,她还有老公的!”陆绍珩无力吐槽。

还好,白七七喝醉后还没有断片儿,记得给他打个电话。

陆绍珩把人从包房里扛出来,先走了,两人也没多说什么。

喝醉的女人难照顾,他们都懂。

沈漾还在周列怀里,张牙舞爪。

她心里苦,各种情绪上涌就控制不住了,到现在还在找酒喝。

周列的衣服都快被她扯破了,他皱起眉,黑着脸,“又菜又爱喝!”

“要不是看在你是沁沁妈的份上,你以为我会管你?”

刘征早就在附近开好了房间,把房卡给了周列。

周列倒是满意,“你是个会办事的,明天来公司找我。”

“列哥,您客气了,大家都是同学。”

同学!

呵呵。

周列没点破。

这个社会是不是求利。

哪怕刘征喜欢过沈漾,可为了所谓的利益这份喜欢也变得不再单纯。

爱情是奢侈品,一般人无暇肖想。

豪门里的夫妻多数是利益牵扯,同床共枕亦是同床异梦。

贫贱夫妻百事哀愁!

这世上没有完美的关系。

周列把沈漾送去了附近的酒店。

沈漾不安分,一到房间就开始撕扯身上的衣服,红唇呢喃,“热,好热啊,怎么没开空调吗?”

这么冷的天,热?

真是喝多了。

周列按住她的手,“别乱撕了,这里没有换洗的衣服,扯坏了你明天得光着身子出去。”

沈漾不知道有没有听懂,蓦然就笑了。

那笑如同初春的太阳,绚丽动人。

周列身体一热,有点不自在。

他是男人,需要女人的抚慰!两年,他没有放纵过了,实在是想得紧。

加上这会沈漾不是那么听话,她的手还在撕扯衣服,因为老是撕不开而懊恼。

她脸蛋染着绯红,三十岁的年纪正是女人最好的年岁,如同一朵盛开的花朵儿,完全成熟,每一处都迷人的紧。

“别闹了,听话。”周列觉得,他已经够君子。

她再这么胡作非为下去,真的就不能怪他了。

沈漾视线模糊,她脑子早就被酒精灌得晕乎乎,根本不知道眼前人。

“七七!”

周列:……

“我们说好的,不醉不归……嗝,陪我的,不许……耍赖。”

周列尽量不去看她,把她强行拖到床上按着,他给客房服务打电话,让她们来帮忙。

自然,周列也给了丰厚的服务费,否则谁愿意照顾醉酒的女人。

他站在走廊里抽烟,里面时不时传出女人豪迈的歌声,痛苦的哭声,悲凉的笑声……就如同一个疯子。

“我一定要夺回女儿的抚养权……你,周列,你给我等着,等哪天女儿只认我了,我就带着她四处游历,看遍大好河山,让你永远,永远也找不到。”

“你,根本不配做她的爸爸,你这种人就是人渣……”

周列得有多好的性子才能忍住不把她掐死啊!

等服务员处理完,周列给沈漾嘴里塞了一块布,沈漾难受得呜呜呜呜的喊,身子也被绑住丢在床上。

困意来袭,她闹够了也就慢慢的睡了。

这一闹到了凌晨三点,周列也就在沙发上睡了。

这些日子照顾沁沁,他也实在是累。

啪。

早晨,周列是被一个耳光惊醒的。

这还不算,沈漾还要打第二次。

周列攥住她的手腕,怒火中烧,“干什么你!”

“周列,你这个禽兽,别以为你睡在沙发上我就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宿醉的下场就是,浑身酸痛,胃里像是灼烧一样,难受得想死。

即便如此,沈漾也不想放过周列。

她醒来衣服全部换了,身体还被绳子绑住,要不是她聪明怎么能挣脱绳子。

这个禽兽不如的男人,不知道昨晚对她做过什么,竟然还绑住了她的身体,就他会玩女人!

“做了什么?”周列恨不得掐死她,“我他妈有病才把你从酒吧里拖出来,又是给你开放休息,又是照顾你,又是找服务员给你换衣服,晚上怕你醉死又在沙发上守着你,老子真是有病!”

“你都醉成那样了,你以为我有兴趣下口,吐了一身,跟个醉鬼一样,我嫌弃都来不及!”

沈漾:……

“那,那你为什么绑着我?”

“你要脱我衣服,我能怎么办,让你脱?谁规定男人就要被女人非礼的?”

沈漾脑子一片空白,为什么她一点都不记得!

周列把人松开,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既然你已经醒了,那也就没事了,我先回医院!”

“昨晚的事,我是看在沁沁的份上才管你的,别以为我对你还有情!沈漾,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沈漾气极,她脑袋疼一时竟想不到词去反驳他,就这么让他气定神闲的走了。

该死的周列!

她昨晚真的没有被周列那个吗?

沈漾赶紧打电话问前台,得知衣服确实是服务员帮忙换的,这才放心。

算他还有点良心!

沈漾给白七七打去电话,白七七刚醒,昨晚她也没喝多少怎么就醉了呢。

“喂,漾漾!”她的声音有点哑,宿醉的下场。

“七七你没事吧?”

“还好,你呢,我听阿珩说你被周列带走了,所以也就没找你。”

“我也还好,他给我安排了酒店,还让服务员给我换了干净衣服。”

“那他对你还是不错的。”

沈漾没作声。

她这个人就是这样,也不知道是不是从小缺爱,别人对她一点好她就要记挂很久。

即使她痛恨周列,但是他昨晚做的确实让她很感动。

没有乘人之危,真的不像周列。

和白七七聊了会,沈漾就回了公司。

她先去找大老板报备。

“你的家人怎么样?”

“已经没事了。”

“看你神情憔悴这两天肯定很辛苦吧,如果扛不住就回去休息,我相信你会安排好工作。”

“华总,我没事的。”

“年轻人别太不把身体当回事,该休息的还是要休息。”华文耀说到这儿故意停顿了下,“前天的饭局周总没来,说是有事,你和他是同学应该知道是什么事吧?”

沈漾很反感这种目的性很强的试探,“华总,我不清楚。”

她觉得有必要说清楚,“华总,我和周列虽然是同学,但是关系并不好,只是同学而已,毕业那么多年我们也只能算认识,平时根本没什么交集。”

华文耀知道她的气性,笑道,“你能和他认识就是很大的福气了,沈漾,有没有人跟你说过,身边的人能成就你,也能毁了你,就看你这辈子和什么人结交,你也能成什么样的人,沈漾,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沈漾胸口堵了一口气。

她低低道,“华总,我觉得什么事都要靠自己。”

“你还是太年轻!”

“华总……”

“今天你继续帮我约周总,其他的事你不用管了。”

沈漾:……

华文耀这是妥妥的威胁,要架空她。

沈漾好不容易逃开魔掌,怎么会再回去呢。

这份工作不干也罢!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next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